《藏娇》作者:白尘

2023-01-11 09:56:25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
文案:
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
正文

一阵风吹落树叶,湛蓝背景的天空上,划下无数道伤痕。

破旧地窖里的尘土味被清苦的草香替代,那些味道本就不存在,每次都要从记忆里拉出来反复嗅,几次之后就变了味儿。

男人的脸在冷风里有些发白,初秋的一场雨过后万物凋零,刚刚落下来的叶子是夏天的尸体。

他走进长廊,秀气的眉眼沾上死气,黑色风衣的衣摆被吹的贴上膝盖。

抬起头,卧房的窗子上有一道白色的影子晃过,他提了提唇,知道那是阿黎在偷偷看他。

这座庭院悄然无声,除了树叶窸窣和寒蝉死前的悲鸣。雅致素净的小院子只有几个人,是属于阿黎的雀笼。

叶修走到卧室门口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没了,阿黎迎上来给他脱了风衣,轻轻喊了声:“叶修。”

这是叶修允许的,刚开始她叫人“叶少爷”,后来又叫“叶先生”,可叶修都不喜欢。后来她想,总归名字是让人叫的,干脆直呼其名,他倒是意外喜欢。

纤长的睫毛,白皙的皮肤,纤盈修长的四肢,低头就是藏在单薄睡裙里的皮肉。

阿黎动作顿住,因为叶修的手臂已经托住足以骄傲的胸脯。

两人一路纠缠到床上,叶修的风衣掉在地上,衬衫皱皱巴巴,他终于笑了,“阿黎。”

年轻肉体诉说爱意最直观的方式,就是拼命将自己揉进对方身体。

他是她的庇佑,她必须听他的。

她仰起头无声地流泪,一片炎热漫开,这场让她窒息又痴迷的情事终于结束。

这是个好机会,可阿黎总是很迷惘,她从未想过要生下叶修的孩子,只想老老实实躲在他的羽翼之下,等正牌少夫人进门前再离开。而且叶修似乎也懂她,只有在安全的日子才这样。

但不得不说,叶修是个很不错的男人。

时间是下午两点,一天中最亮堂的时候,他们就这么大开着窗帘,欣赏飞鸟飞行的轨迹。

脖子上落了颗冰渣,阿黎都快睡着了,许久才反应过来不是冰,是一条项链,蓝宝石澄净地在锁骨中心。

“这是?”

“别人送的。”

阿黎不知道什么人会送叶修项链,还是千纸鹤的造型。但是可知的是,不会是他特意买的。对她,根本没有必要这样。

叶修抿起唇,希望阿黎能想起什么。但结果依旧失落,她没能记起自己。

他们的回忆不多,甚至可以说少得可怜,这两个多月他把所有可能都试了一遍,很快他就拿不出新的东西了。

阿黎只是盯着项链看了一会儿,千纸鹤的造型让她回忆起一段往事,但那都是在蒋家的事,只要稍稍想起就膈应。

所以她便不再想,扶着小肚子待了一会儿起身,又被叶修抓住了腕子。

“不用吃。”

他怕阿黎吃药,她很乖,乖得令人头疼。

“你不是快来那个了吗?”

叶修抱住她,语气不容置疑。阿黎想想也是,就不吃了。

过了几分钟,她手机闪了一下,看了眼号码,下意识翻进叶修怀里,整个头都埋在他胸口。

“是蒋家?”

“嗯。”

被依赖的感觉好过这一生所有时刻。

“阿黎。”

“你想生孩子吗?”

女人瞳孔缩紧,当他是在试自己。试她是否不甘于做一个床伴,有没有做夫人的野心。

“不想,我从没——”

嘴被封住,光线消失前,阿黎觉察到叶修并不开心,甚至还带着怒气。

怎么了呢,不是已经说了不想吗。

“少爷,如果被蒋家发现阿黎小姐在这儿,会不会让先生和夫人也知道。”

叶修的副手姜忱,他的担心不无道理。叶家家风甚严,如果知道少爷养了只雀鸟,怕是继承人会直接变成微漾小姐。

“没事。”

叶修垂着眼皮,笼子里的黄莺一展歌喉,极力向主人抖动美丽的翎羽。他逗弄了一会儿,目光看上楼梯上那个影子。

“来。”

他朝阿黎伸出手,姜忱便极有眼力见地退出房子。

整个客厅里只剩叶修和阿黎两个人,女人善解人意地缩进他怀里,环着他的脖子撒娇。

“叶修,蒋家......”

这两个字即使时隔多年依然是她的刺,她永远忘不掉她和母亲被他们赶出去时的狼狈,如今又被轻飘飘一句话召回来的屈辱。

“我不想回到我爸爸身边。”

“你就在这里,哪也不去。”

叶修勾起她的下颌,两个人吻到一起。片刻后,他轻轻抹去她嘴边的晶莹,强压下欲望。

“换身衣服,我们出去。”

他拍拍阿黎的后腰,女人上楼换了身衣服。红得接近黑色的连衣裙,配上苍白的皮肤,像是她的血蓄成的色泽。

叶修靠着门,梳妆台上摆着眼花缭乱的化妆品,她拿起一管口红轻轻在唇上转了一圈。

“我们去哪?”

“去见漾漾。”

叶微漾,阿黎已经有段时间没看到她,当初在墨西哥还是她救了自己。

半路,叶修停在玩具店门口,准备给未出世的外甥买点礼物。

哥哥和阿黎两个人一起来叶微漾并不惊讶,因为明面上阿黎现在就是在被叶修保护,这件事父母也默许,没人看出他们的私情。

“哥,爸说阿黎的伯父已经回来了,她可以回家了。”

叶修眼神动了动,目光深了几分,又很快掩去,扶着妹妹的脸蛋,还是那个温隽的哥哥。

“知道了,过了这几天。”

明面上,陈浩是阿黎的伯父,他之前不在家,阿黎的身份尴尬,叶修的母亲心疼这姑娘,怕没人庇佑她有危险,所以迟迟没让人走。现在陈浩归家,她们也没有扣着人家侄女不放的道理,更何况陈浩已经联系了几次叶家。

程焕不在家,叶修故意挑着这个时间来,估摸着那男人快回来前起身离开。到门口两人还撞了个面对面,他们互相瞪着对方,还好阿黎笑嘻嘻地化解了僵局。

时间已经下午,阿黎以为他们要回去,因为几乎每天下午叶修都要来一次,想到这里她心就发紧。

而叶修凝视着前方的路面,还不知道阿黎想了些什么。

车子一路朝着隔壁城市行驶,等她醒了之后,眼前便是一处新的房子,周围停着几辆大车,地方虽然偏僻但人很多。

三个工人搬着一条沙发往里走,阿黎很惊讶,那明明是他们住的房子里的沙发,一只脚上的漆皮还被她不小心刮了一下。

“以后你住在这里,陈浩找不到你。”

男人吻了吻她的头顶,阿黎心口一阵酸涩。她忍住眼眶里的热气,想转身抱住他又忍住了。

云黎。

守好你的底线。

陈浩很看重这场见面,和叶景庭聊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提到阿黎。直到叶修姗姗来迟,他才想起自己是来接“侄女”回家的。

“叶少爷。”

陈浩过去和他握手,叶修盯着那只手,轻轻握了一下,坐到父亲身边,两根手指一直互相揉捻。

跟着陈浩来的还有一个面容颇为白净的男人,他白得有些过分,那是陈浩妻子的侄子,也是阿黎名义上的未婚夫。

表亲配表亲,亲上加亲。只可惜蒋文杰是个快翘辫子的,就这副苟延残喘的德行还想娶阿黎回家,她的妖媚劲享受不了万分之一就得归西。

叶修带着浅淡的笑容,恶毒又幼稚的想法,没露出一分一毫。

蒋文杰之前就听闻未婚妻子在叶家,还有小道消息说一直和叶修在一起。但坊间传闻不能当真,更何况对方是叶家,他不舒服,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。

“我们来接阿黎回去。”

蒋文杰也颇为叛逆,他来之前还特意拿上请帖,自己手写了三份,一份给叶景庭夫妇,一份给叶修和叶微漾。

他们来不来不知道,但他就是不爽自己的妻子和叶修有暧昧的传言。

但叶景庭和苏清冉显然对这些事不清楚,也没人敢把闲话传到他们耳朵里,只当蒋文杰是客气,反正他们也不会去。

“叶修,阿黎呢?”

叶修摊开手,回答父母的话,眼神却盯着蒋文杰。

“不知道,我已经两天没看到她了。”

“什么?”

蒋文杰的语气有点激动,陈浩按下他,反而朝着叶修道歉。

“抱歉叶少爷,请问我侄女去哪儿了?”

“我不清楚,令媛是我家的客人,不是我家的犯人,她来去自由,想去哪里没人会阻止她,不想离开也没人会轰她走。”

陈浩笑眯眯的表情一瞬间被冻住,他总觉得叶修话里有话,还有若有若无的敌意。

可叶修为什么?凝视那双云淡风轻的眼睛又觉得不像。

回去的路上陈浩密目养神,忽然一个急刹车,本来开在前面的蒋文杰将车横在马路中间,那病恹恹的男人下车盯着他,眼里喷着火星子。

“姑父,阿黎是你放走的?”

相关推荐

《藏娇》作者:安迟酒

都市言情 2022-09-16 11:48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

《藏娇》作者:墨歌

都市言情 2022-12-29 10:41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

《藏娇》作者:江有鱼

都市言情 2022-08-16 10:17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

《藏娇》作者:江东伊人

都市言情 2022-11-29 10:04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

《藏娇》作者:木圆圆

都市言情 2022-06-06 14:09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

《藏娇》作者:属龙语

都市言情 2022-09-05 11:13
你一个眼神,我就甘愿落入彀中。你需要我扮演漠不关心的金主,我为你精心打造雀笼。我偷偷注视着你的梦,在你没有防备时,藏进我多年深情。
阅读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