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听穿林

2023-01-11 09:55:30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
文案:
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
正文

“乐得清闲”—一家老牌酒吧。当地的富家开的,和别家不同,时不时能请到当红乐队演奏一场,当然就也不是谁都能进了。

梁野合踩着小高跟,脱了粗毛呢外套,就剩一件贴身黑紫色连衣短裙,一双腿又直又长,引得人频频回首。她自动忽略那些投来的目光,她来的时间不算晚,就在吧台寻了个空坐进去了。

酒保熟她,没一会直接给她递了杯酒。苦艾酒混香槟,但是比例有所不同,所以这酒还叫不叫死亡午后就难说了。

梁野合腿轻晃着,一手拿起酒杯沾了点,一手拿着手机发消息。发完消息她就收了手机,转了下椅子,粗略扫了下场里的人,今天倒是比平常多了点人。

她还没问,酒保看出她的疑惑,主动解释着:“晚点有演出,名气比上次的还大,这回的颜值高。”

梁野合点点头,怪不得多了那么多美女。她唇角一勾,眼也弯了点,回了句谢谢。酒保得了这大美女的微笑和谢谢,也没藏着,是真高兴,回了句不客气。

梁野合又坐了会,摆弄了阵手机。这会儿就闻着个熟悉的气味靠近了,还是她不喜欢的味道。

来人也直接拿了她的酒,喝了口。等到完全下咽才启唇道:“这味道我喝一百次都不能习惯。”

“你身上的味道我闻一百次也不习惯。”

来人叫孔韫清,是梁野合打小的朋友。两人分开来,就是各自安好,要是凑一块,就是混世魔王。要说害人倒是没做过,别人先动手的不算数。活到现在,也是长了不少擦屁股的本事。

小时候,几乎是每一次,梁野合在前面打,孔韫清就在后面给她叫好加油。事情闹大了,长辈们一来。孔韫清就开始哭,小孩嘛,谁先哭的谁有理。何况孔韫清自小就梳着马尾辫,穿着公主裙的,哭起来可惹人心疼了。梁野合就不是了,她一直是短发,为了什么,动手方便。

两人配合倒是打得好,到最后撑死了就挨几句骂。虽然外形上是截然不同,性格也不太相似,但是革命友谊也出来了。

梁野合给她点了杯甜的,腿一勾,把孔韫清后头的椅子往前挪,下巴示意她坐下,“你非让我来干嘛?我扫了一圈,也不知道你看上哪个了。”

孔韫清坐下,抬手看了眼表,“没到呢。”

“别告诉我是等会要来的乐队。”

梁野合见她不搭话,那就是了,起身就要走。孔韫清眼疾手快,给她拦住了。

“主唱特帅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

“人挤人的,你自己去。”

“哪的事,票我都买到了,前排,挤不到你。何况这场的有几个不认识咱俩的,挤我们?”

“能进后台?”

梁野合不觉得一个前排票她就能拿下人家主唱,谁知道人家会不会从头到尾看都不看她。孔韫清既然约她来,那就是做了万全准备的。

“能是能,你起码陪我站一会吧。”

孔韫清捞起她手就晃,杏眼哀求的样子,老一套了。

“最多20分钟。”

“成交。”

两人往楼下走去,人确实不少,看来今晚来的排面是挺大的。她们占了位置不多久,场地灯光就暗了,换了暖紫色的灯。

梁野合听着场里的尖叫声,血也沸了几度,她收了手机,打量了一下台上的人。一个乐队,四个人。除了贝斯手是个女生,另外都是男生。别的不说,这四人颜值都高,确实是有流量的资本。她借着场地时不时闪着的光去看主唱。

看了半天,她就得出了个结论。她和孔韫清从长相到异性审美,没一个重合的。非让她用个词形容这个主唱,就是阴柔,还挺反差的。长相阴柔,唱着摇滚乐。

梁野合碰了碰孔韫清手臂,贴近她耳边,“你搞清楚人家单身吗?”

孔韫清回她:“不知道。等下问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梁野合说了句牛逼,把粗毛呢外套裹上,接着,“我站不住了,后台等你。”

孔韫清这回没拦她,她跟着队伍一起摇,享受这种燥热氛围。

梁野合照着工作人员指引,进了后台。乐队休息室放了私人物品,等会还有活动,不太方便放她进去坐着。工作人员给她指了条路,走廊角落有间休息室,以往也有几个富家小姐站不住腿的就在里面休息。

她没否认身份,道了谢就往里走。

细高跟敲着地,叩叩的很有节奏。她开了门,人还没适应黑暗,耳朵就先听见女人的声音,混着一股刺鼻的香水味。梁野合眉头轻皱,烦了,找个坐的地这么费功夫。

她还没退出去,有个人就撞她身上了,伴随着一声低沉沙哑的“滚。”

突如其来的一下,她没站稳,脚崴了一下,背撞上门框,实打实的两个人的重量。她啧一声,但手还是接着身前的人。她一摸,两臂都是光的,借着走廊的光,看了眼,女人裙子半褪不褪的,留有一边挂在肩头,露出一对酥胸。

男人听到了不同于刚刚声线的啧声,自然也听到了撞上门框的声音。这里有第三人。

啪一声,休息室里亮了灯,他开的。

梁野合眉头轻蹙,适应了一下灯光。这回是真看清了。她个儿有一米七三,现下还穿双高跟。怀里的女人赤脚,撑死也就一米六出头,在她怀里尽显较小,身上裙子也脏了,像是酒,眼里有说不清的情绪,泪倒是糊了一脸。

男人打量着这个突如其来的第三者,只见她把身上的女人扶好站稳,把兜里的手机拿了出来,脱了毛呢外套,给女人披上。也不顾现下是什么天气,她就穿了条吊带短裙。他把她的好身材尽收眼底。

梁野合做完这套动作,看了眼不远处沙发上的人。男人西装外套脱了,衬衫开了几个扣子,虽然坐着,也不难看出身材比例,腿长宽肩的。一手还拿着酒杯,把酒往嘴里送。人模人样的。除了那对似笑非笑的桃花眼,看得她有点生理恶心。

梁野合松了外套上的手,拍了拍女人的肩,“送你了。”

她说完扭头原路返回了,去了趟洗手间,把手洗干净了。

这插曲一出,她也不关心孔韫清能不能成功追爱了,她要回家,这趟累得慌,还把脚崴了。她给孔韫清发了条微信就出了酒吧回家了。

相关推荐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繁华锦世

都市言情 2022-10-11 10:11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溪溪洛洛

都市言情 2022-07-06 10:03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米团子

都市言情 2022-08-18 10:12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落花有时

都市言情 2022-09-15 10:07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小雨茉

都市言情 2022-11-18 10:08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

《午后之死》作者:忆昔

都市言情 2022-06-06 16:03
梁野合是经常接触死亡的人,她能尽量平静接受任何事物的离去,却不觉得别人可以。所以她一般选择旁观,不参与,不评价。只是对上他,她的不参与不评价仿佛成了挑衅,让他像疯狗一样追着,咬着。活到这了,以为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完美可控,这种小年轻才有的情绪不会轻易出现。现在那人眼神空空的,平时少见,梁野合竟然有点心疼。她知道,她完了......
阅读更多>>